未分类

等会儿短视频app

好在白冰够机灵,用熟练的天京口音答复道:“阿姨,真不好意思,我也是外地人,第一次来天州,要不然你还是问问别人吧?”

中年女人熟练的攀谈起来,“哈,那还真是够巧的,出门在外竟然碰见了老乡,对了,你家是哪里的?”

白冰从小在天京长大,很自然的应付过去。

中年女人又说,“姑娘,你们是几个人,要不咱们一起走啊,路上还能搭个伴。”

白冰礼貌的歉意道:“阿姨,我们是来出差的,一会有人来接机,恐怕不能跟你搭伴了。”

中年女人这才没有追问,闲聊几句,然后挤入了人流。

白冰松了口气,熟稔的挽住赵东的胳膊,亲昵的问道:“是组织的人么?”

陆可可也投来疑惑的目光。

赵东笑了笑,“暂时不清楚,一会随机应变吧,现在组织的人应该比咱们着急。”

没走几步,对讲机里忽然传出了唐柔的声音,“A组主意,花猫出现!”

对讲机是用特殊的方法,将微型无线电接收器植入在了耳道里。

不止通信,还有定位的功能。

清纯的邻家女孩徐苗

如果遇到暴力破坏,能自动将定位信息迅速上传到就近的通讯基站,并且销毁一切信息,防止侦查员身份暴露。

而花猫,就是行动组给王阳的代号。

根据赵东从高珊珊那里得来的消息,九处对这个人实施了周秘的布控。

现在可以确定的是,王阳已经卷进了这次的事件当中,暗中跟组织成员雪莉接触,并且向雪莉提供了大量涉密信息。

一种可能,是被雪莉用美人计,威胁利诱,被迫跟组织合作。

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王阳早就被发展成了组织的下线。

无论哪种可能,他的出现都表明组织成员已经上钩了!

人是半个小时之前到的,座驾是一辆科技园的公务车,一个人,甚至没带司机。

赵东抬头往人群里面看去,果然,一个拿着大字牌的男人进入视线。

字牌上面写了一行字,“接天京,暮云小姐。”

王阳也在同时发现了他们一行人。

他主动上前道:“您好,您就是暮云小姐吧?”

白冰跟着握手道:“王主任您好,还麻烦您亲自跑一趟。”

“我来给您介绍,这位是我的男朋友向南,这次是过来陪我一起面试的。”

“这是我的闺蜜,陆可可,听说我来天州出差,死活非要跟来。”

“真是对不住,给咱们的工作人员添麻烦了。”

王阳寒暄道:“暮云小姐客气了,能接待你们是我的荣幸,等面试结束,我安排人,带几位好好在这里玩几天!”

陆可可爽快的走上前,“王主任,可别怪我不请自来哦,早就听小云说,咱们天州这面特别大方,往返的机票还得麻烦您给报销一下!”

王阳客气的笑,“应该的!”

然后他转头看向赵东,“向老弟果然是一表人才,怪不得能让暮小姐倾心。”

白冰见两人谈笑自如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按照赵东的说辞,王阳和他是见过面的,甚至还因为高珊珊发生过争执。

不过眼下,他显然没有认出赵东的身份。

王阳率先提起正事,“暮小姐,走吧,咱们上车,先去酒店休息一下,面试安排在下午,到时候我带你过去。”

白冰自然没有异议,“那就麻烦王主任了!”

说着,一行人走向停车场。

不等靠近,两辆黑色的帕萨特缓缓驶来。

白冰最先愣住,按照刚才唐柔提供的情报,王阳是一个人来的机场,而且没有带司机,怎么眼前跑出来两辆车?

尽管心中已经掀起了滔天骇浪,面上却依然不动声色,“王主任,本来说好一个人过来的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王主任客气的说,“不麻烦,暮小姐的这一次面试如果能够成功,那对我的工作来说也是支持。”

说着,他看向一边,“陆小姐,向先生,两位谁坐后面的车呢?”

“车里也是我的同事,咱们一路过去,到时候在酒店汇合。”

陆可可当然想陪在白冰身边,可是她心中清楚,论及单兵作战的能力和身份,赵东跟车肯定比她更合适。

她也没犹豫,“王主任那就麻烦你了,我在天州人生地不熟,你可千万别把我弄丢了。”

说着,她暗中给赵东一个示意,然后当先坐上了后面那辆车。

王阳主动拉开车门,“暮云小姐,请!”

赵东正想跟上去,结果被拦住,“向先生,麻烦您坐在副驾驶怎么样?一会我在路上要跟暮云小姐沟通一下面试的流程。”

他自然没有理由反对,结果刚刚上车,立马就认出了驾驶员,正是被九处跟丢的梁勇。

梁勇今天穿了一身淡灰色的西装,头发和胡须都精心修正过。

“王主任,这位是?”

王阳随后上车,“哦,这位是暮云小姐的男朋友。”

很快,两辆车,一前一后离开机场。

汽车刚刚驶出机场,赵东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,耳麦没有半点动静。

他试着拿出手机看了一下,信号无。

梁勇看见赵东的动作,笑着解释道:“向先生来之前没看新闻吧,机场附近的基站正在检修,暂时没有信号。

赵东懊恼,“那运气还真背啊,我还说看会新闻打发一下时间呢。”

梁勇看了看后视镜,“没事,很快就到。”

白冰已经被王阳缠住,正在力专心应对。

梁勇一边开车,一边没话找话。

赵东接话的同时,眼神留意着后视镜。

一直跟在后面的那辆车,不知道什么时候掉队了!

……

与此同时,前线指挥部里,针对眼前的突发状况,已经炸开了锅。

唐柔盯着电子屏幕上高速运动的红点,心情渐渐有些烦闷,“负责盯车的人是几队?为什么就没有提前发现意外状况?”

“还有,这辆车是哪里来的?”

“不是说王阳一个人来的机场,怎么跑出两个司机?”

“监控组呢,怎么做的布控?”

没有人敢应声,有专人迅速去核实情况。

很快,停车场出口的监控被回传到屏幕上。

唐柔只看一眼就认了出来,正是梁勇。

她狠狠一拍桌子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梁勇的面部特征早就发给了机场警方,为什么他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机场,却没有人提前预警?”

秦斌眉头跳了跳,没想到,任务开始的第一个纰漏竟然是出自警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