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操逼软件免费下载

胡晴晴已经十七岁了,为了她的亲事秦桂花的头发都快愁白了。

上次秦笑笑回京不久,就有媒婆上门说合。一听对方是新到任的县太爷的亲侄子,胡扁头几个齐齐振奋了,认为自家祖坟终于冒青烟,要出一个官家夫人了。

好在胡晴晴头脑清醒及时稳住了,坚持要弄清对方的底细再做决定,否则胡扁头几个能当场应下这桩亲事。

之后胡家人暗暗查访了一番,发现县太爷的侄子确实如媒婆说的那样一表人才,知书上进,在县太爷跟前做事,他们认为这门亲事能做,向媒婆表达了这个意向。

不出意外的话,过不了多久两家便要挑选吉日正式定亲了。

“听说王县令是举人出身,老家在别的地方,几年前运气好补了主簿的缺,年后调到咱们乐安成了县太老爷。他家里也没啥依仗,但是比起你小姑姑家还是好多了。他们遣媒说合自家侄子和晴晴,怕是因为你的关系罢。”

林秋娘心里有疑虑,觉得王家找胡家结亲别有用心,担心以后他们会给自家闺女带来麻烦。

“娘,只要那位王少爷人品过得去,是诚心想和晴晴姐过日子,是不是我的关系倒是不打紧。”秦笑笑比娘亲看得开,不认为这是了不得的大事。

王家与胡家结亲,不一定是想攀附公主府和侯府,兴许是想找个靠山,让仕途走的更顺一些。

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他们是不是诚心的咱也不知道。单看你小姑姑热切的样子,对这桩亲事是极满意的。”见闺女不在意,林秋娘没在这事儿上多做纠结,只是觉得胡家不够慎重。

“晴晴姐呢,她有没有见过王公子,对这桩婚事有什么想法?”秦笑笑最关心的还是胡晴晴的态度,胡家人被王家的家世迷了眼,强逼着她答应也不是不可能。

“看起来不是很乐意,想让你帮忙掌掌眼。”林秋娘擦着灶台,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她年纪到了,再拖下去真要成老姑娘。要是王家的亲事她还不点头,日后怕是没人肯给她说亲了。”

清新可爱校园妹子长发飘飘甜美动人美照

谁都看得出这丫头配王家少爷是高攀了,整个乐安有王少爷这家世,且模样不错又未婚的男儿,怕是一个巴掌都凑不齐。

晴晴连这样的人都看不上,旁人少不得说她眼睛长在头顶上,谁会吃力不讨好的给她说亲,没得以为人家瞧不起她。

“是该掌掌眼,晴晴姐这个年纪确实耽搁不起。”秦笑笑对这桩亲事很伤心,决定明天就去胡家找胡晴晴,寻个机会到城里看看那位王公子。

自家在城里有点人脉,要探个究竟不是难事。

母女俩又聊了些其他事,聊着聊着就聊起了秦桃花一家。

上次赵金金和洪氏通过秦笑笑的关系,到京城找太医看过,确定了不能生育的问题出在赵金金身上。

夫妻俩一回到家里,就把这结果同秦桃花和赵大柱说了。

一直以为问题出在儿媳妇身上的两口子备受打击,根本不肯接受这个事实,认为是赵金金不舍得休掉媳妇儿,故意跟洪氏串通好糊弄他们。

好不容易接受了现实,他们怕外人笑话,不许小两口往外传。只是纸包不住火,赵金金一天三顿的喝药,靠近一点就能闻到他身上的药味,稍稍一猜便能想到了。

这些日子,传出了不少风言风语,说赵家要断根儿了,甚至有人给秦桃花出馊主意,让洪氏去赵家其他几房“借种”,可把秦桃花气的,提菜刀把人轰出去了。

这样还不算完,洪氏的爹娘要接洪氏回娘家,声称之前为生孩子的事,赵家人往自家闺女身上泼脏水,弄得闺女吃尽了委屈。

现在是赵金金的身子有毛病,害得他们闺女没有孩子,他们要重新给闺女挑个康健的夫婿,免得留在赵家落得无人养老送终的下场。

秦桃花两口子很是着急上火,不住的向洪家老两口赔礼说好话,还要小心翼翼的哄着洪氏,害怕她真的被说动了,抛弃自家儿子另嫁他人。

总之这些事闹了好一阵,直到前几天才平息下来。

秦笑笑听罢,暗暗给护女的洪家二老鼓掌:“这叫风水轮流转,大姑姑确实得吃点教训,她太喜欢插手表哥表嫂之间的事了,表嫂嫁给表哥这些年,没少受她的委屈。”

“话不能这么说,你大姑除了嘴巴讨人嫌了点,倒也没有苛待过你表嫂。换作别人家的媳妇儿好几年不能生孩子,兴许早就撵回娘家了。”

林秋娘为秦桃花说话,同时也为洪氏高兴:“你表嫂人不错,跟咱们这些亲戚相处得宜,她要是真回娘家了,你表哥再难找到这样的好媳妇。”

这话秦笑笑赞同,忍不住说道:“表哥表嫂经了这一遭,想来感情会更好。等表哥的病治好了,和表嫂再添两个娃娃,他们家就真正热闹了。”

林秋娘点点头,感慨道:“谁说不是呢,这些天你二婶天天嚷嚷着给你二哥娶媳妇儿,想快点抱孙子呢。别说她想,我和你爹也想,你爷奶也想早日看到重孙。”

之所以不提大宝,是大宝常年在外面跑,几个月不见人影,她想给大宝相看也没法儿,只能把娶媳妇儿的重心转移到二宝身上。

二宝迟迟过不了院试,明年二月是他最后一次参加,若还是中不了秀才,他就要下学回来了。以后要么是在城里找份差事,要么广买田地做个衣食无忧的小地主。

秦笑笑害怕被娘亲催生,赶紧说道“没事儿,过几个月雪丫姐就生了,到时候你们有孩子玩儿!”

林秋娘剜了她一眼,开始教训道:“你要是肯听话,这会儿怕是已经怀上了,娘也用不着馋雪丫的孩子!”

秦笑笑哄道:“娘,不是说好了嘛,过两年我肯定生,现在是真没这个精力。”

说罢,她把前阵子买山头种枣树种茶树种桑树养蚕的事一一说了,让林秋娘相信后面她真的很忙,根本顾不上怀胎生孩子。

“行行行,你是要干大事的人,娘管不着你!”林秋娘并不反对闺女干这些事,总归没有白白闲着当米虫,遂说了句抱怨的话,就不再提生孩子的事。

晚上惊鹊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,食材除了秦家菜园子里的新鲜蔬果,还有胖乎乎叼来的兔子,秦笑笑到湖里钓的鱼,一家人吃的分外满足。

大黄和咩咩在京城拘了一个多月,一回到村里它们就撒开腿不知上哪儿溜达了,到了饭点它们才带着一身泥回到家里,惹得秦笑笑嫌弃不已,趁天色未黑带它们到青湖里洗干净了。

回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秦笑笑顺道去了雪丫家,到的时候她在院子里纳凉,安安在灶屋里刷碗筷。

“傍晚回来听人说你回来了,我还想着明早去找你,你倒是先过来了。”雪丫认出来人是秦笑笑后,拍了拍旁边给安安留的椅子,让她坐了过来。

“最近还好吗?我看你又胖了不少。”秦笑笑没大没小的掐了掐雪丫圆润的脸蛋儿,发现手感特别好,于是又捏了两下。

“你行了啊,别以为我大着肚子你就能为所欲为。”雪丫一掌拍在她的爪子上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这一吃就胖的身子,以后怀孕了能有我这身材,你就偷着乐吧。”

秦笑笑压根不在意:“没事儿,到时候我想吃啥就吃啥,长胖了也没人会说我贪嘴”

雪丫嘴角抽搐,觉得这家伙已经没救了,连没有影儿的孩子也盘算好该怎么利用了。

秦笑笑没管她怎么想,把山头已买的事跟她提了下。

“我这身子不方便,那些事你权做主就行了。”雪丫对她很信任,不然也不会压下所有的银子。

“唉,我一个人还真忙不过来,等你把孩子生下来,我也能轻松点了。”

秦笑笑轻轻抚摸她隆起的肚子,突然感觉到掌心被顶了一下,整个人瞬间僵住了,眼睛瞪的比猫眼还圆:“它、它它它在动!”

雪丫白了她一眼:“都快六个月了,它当然会动了。”

秦笑笑不知道还有胎动这回事,探着身子凑近观察,爪子再她的肚子上东摸西摸:“咦,怎么又不动了?”

雪丫无语道:“你当它动起来不累啊。”

秦笑笑恍然大悟,盯着她的肚子巴巴的哄道:“乖侄儿,不要偷懒嘛,再动一下嘛。”

不知道小宝宝是不是嫌她聒噪,果然又动了一下。

“哎呀,小家伙真好玩儿!”秦笑笑找到了新乐趣,跟个孩子似的笑起来。不过她担心小宝宝会累着,不敢一直逗它。

看到她这副模样,雪丫也忍不住笑了:“等你以后有了孩子,可以跟它这样玩几个月。”

秦笑笑好奇的说道:“不知道它现在是什么模样,能不能听到咱们说话,在里面会不会怕黑。”

这次雪丫没嫌她啰嗦,认真的说道:“应该能听到吧,前几天到根子叔家里玩,他家的门板倒下来了,声音特别响,它在我肚子里抽了一下,应该是吓到了。”

秦笑笑啧了一声,越发觉得生命很神奇:“那你平日要小心点,小家伙胆子小,你别大声吵嚷,省得吓到它。”

雪丫又白了她一眼,懒得搭理她的废话。

第二天,秦笑笑带着明月去了胡家。

胡家人下地干活了,只有胡晴晴留在家里做些家务活。这不是胡扁头等人良心发现,舍不得她晒太阳,是怕她晒黑变丑,被王家少爷嫌弃。

看到秦笑笑,胡晴晴高兴极了。姐妹俩热切的聊了会儿,就说到了她和王家的亲事。

“笑笑,我不是很想答应,可是拗不过我娘。”胡晴晴的情绪低落下来,与秦笑笑坦白了心中所想:“王家的家世比我家好太多了,他们让媒婆来说亲,看重的是你和三舅舅罢了。”

秦笑笑劝道:“你不要这么想,那位王公子没有功名在身,论起来不过是一介布衣,既然他也是靠自己的叔父,你怎么就不能靠三叔和我了?家世上你们相差的并不大。”

胡晴晴一听,惊讶道:“笑笑,你、你不介意么?”

秦笑笑笑道:“我介意什么?王家有所求对你而言不是坏事,我在意的是那位王少爷的秉性,是不是真正能和你过日子。”

胡晴晴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,说出了心底的担忧:“我担心结亲后,王家会顺着竿子往上爬,给你或是三舅舅带来麻烦。”

秦笑笑摇了摇头:“若是他们有真本事,以后拉一把也无妨;若是他们异想天开,不搭理就是了,左右他们不敢把气撒到你的身上。就看王公子为人如何,值不值得你嫁,或是你愿不愿意嫁。”

胡晴晴茫然道:“之前我娘偷偷看了王公子一眼,他的谈吐长相都没啥可挑剔的,就是他给我的感觉不太好。和我娘提了一嘴,我娘让我不要胡思乱想,他们都觉得王公子很好……”

秦笑笑心里有数了:“左右两家的亲事还没有定下来,那就再看看吧。”

胡晴晴苦笑道:“我娘急啊,那三个也急,巴不得明天就把亲事定下来,后天人家一顶花轿把我抬过去。要不是我坚持让你帮我掌掌眼,怕是婚期都让他们定好了。”

秦笑笑听罢,很是无语:“一会儿小姑姑回来了,咱们跟她说一声。”

胡晴晴连连点头:“我听你的安排。”

快到中午的时候,外面热的不行,秦桂花等人就提前回来了。看到秦笑笑竟然来了,秦桂花和六斤热情依旧,胡家三人的态度就很值得玩味了,虚假的热情里透着不喜和警惕。

不喜好解释,这警惕又是从何而来?

秦笑笑心里如是想着,面上没有表现出来,只招来六斤问了一些事,渐渐的察觉出了异常。

她按捺住没有明说,在胡家用过午饭,与胡晴晴约定明日到城里逛街后,就带着明月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