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麻豆传媒现在直播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慈航静斋的人都知道,青驴这时候想要进去看看,八成是为了占便宜。

不过,青驴此番说出来的话,也不禁让很多人心中开始犯嘀咕了起来。

毕竟对方说的也有道理啊,静仪师姐和欢欢师妹,皆天下难得一见的佳人,与一个男子赤裸在七品莲台之内,在这样的情况下,只要是个正常男都把持不住吧。

“嘿嘿,既然如此,还不赶紧让开,让我们进去看看,避免大祸发生!”青驴咧嘴说道。

一名女弟子却是粉脸一沉,道:“哼,要瞧也是我们去瞧,站在这里不准乱来!”

说完这句话,那名女弟子,便是转身去了。

青驴无语,也只有在外面等着。

山洞内,很宽敞,里面有一个大约直径都十米左右的巨大莲台悬浮,流光溢彩,绚烂璀璨,照射出来的光芒,映衬的整片山洞都是一片宝光氤氲!

透过莲台,可以隐约可见,其中有三个人身影,在相互盘坐对掌,其中有两个女子身影,能模糊的分辨出那傲人的曲线,似寸丝不挂,让人浮想联翩!

若一般的男人看到这一幕,必然口干舌燥!

“师姐,们怎么样?”那名女弟子,询问道。

海边清新美女白嫩玉腿裙摆飘扬唯美写真

说话的同时,语气也是有些古怪,斋中圣洁的两个女子,就这样跟一个男人在其中,赤裸相对…

这场景实在太旖旎了。

她实在不敢去想象。

“我们没事,一切都很顺利,在外面守着。”莲台之内,传处静仪的声音。

那名女弟子闻言,这才放心了下来,接着慢慢走出了山洞!

而待她离开之后,山洞之内,又是陷入了永恒的死寂当中,空气中流露出一抹暧昧的气氛。

七品莲台乃天地宝物,可大可小,此刻在莲台之内的空间,很宽敞,宛若一个房间般。

一男二女,赤裸的身体,赫然在内。

男的肌体雄伟,肌肉线条分明,女的则是肌肤宛若象牙一般白皙,娇躯完美无比,找不到任何一点瑕疵!

这绝对是上天最为完美的两个艺术品,每一个都是绝世尤物,香艳无比。

“师姐,还要多久啊。”刘欢欢俏脸有些羞红,咬着嘴唇,她的精神正在沟通七品莲台之内特殊能量,玉手贴在王腾的手掌上,源源不断的向其体内引导而去。

这太辛苦了!

原本她催动七品莲台的就没到家,眼下半个时辰过去,让她觉得有些虚弱!

“快了,王腾体内的洪荒之气,已经平稳下来了!”静仪看了一眼王腾已经回归到正常大下的身体说道。

原本王腾身体被洪荒之气积压,膨胀的像一个青蛙,现在已平复,且体内的气息,也逐渐的平稳!

显然这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!

“嗯!”刘欢欢点了点头,也唯有继续努力,她根本不敢张开眼睛,俏脸通红的像个大苹果!

事实上,王腾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自从吞服了洪荒丹之后,他就觉得体内血气暴涨,一股强大的能量不断释放,似乎要将他撑爆一般。

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到极限,肉身承受不住时,便有一股凉丝丝的力量,进入了他的体内!

这股力量,在遇到洪荒之气后,原本暴动的后者,却是逐渐的温和了下来,接着,连转换成了源源不断的能量,在他体内奔腾咆哮游走!

这些能量,实在太磅礴了,最后又似百航汇海般,全部一股脑的进入了王腾的丹田之内!

那原本就旺盛如海的丹田,立刻变得水涨船高,掀起阵阵滔天大浪!

“轰!”

不多时,王腾紧张的眸子乍然张开,眸子中射出两道犀利无比的神芒,似仙电般,骇人无比!

眼下他的气息也是一下子增长了不少,冥冥之中已经预感到,原本才渡过天劫的他,竟又要迎来天劫了!

这实在惊人,一般渡劫者想要渡过一层天劫,动辄就要数百年,然而,王腾却几乎是连接渡劫,实在骇人听闻。

不过,王腾并没有着急,而是将这股气息压了下来,渡劫非同小可,在这神岛之内,很是危险,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会被人破坏,万劫不复,故此,他准备积累一下,待以后再渡!

“呃…”心中闪电般掠过这些念头后,王腾才回过神来,然而,眼前的一幕,却让他瞬间有口鼻喷血的冲动!

两具宛若仙子一般,诱人无比的玉体,就这样赤裸裸的呈现在他面前?

这是在做梦吗?

且这两个女子,正是刘欢欢和静仪!

“啊…”王腾突然张开眼,也是让得刘欢欢和静仪皆发出一声尖叫,尤其是察觉到王腾的眼神,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后,更是全身都通红了起来。

“混蛋,将转过身去!”刘欢欢尖声道,耳朵根子都红了。

静仪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,就算再心如止水,也不禁全身发烫,有些无地自容。

王腾听到这个声音,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,于是乎,便连忙转身。

他虽说不明白,为何醒来后,会看到这等荒唐的一幕,但隐约之中,察觉到这势必跟他吞服了洪荒丹有关!

因为那颗内蕴含的磅礴能量,靠他自己,几乎是很难搞定的!

眼下他不但没事,当实力大进,必有猫腻。

最后,三人皆是各自转身,背着穿衣服,而在这个过程中,王腾也是问清楚了来龙去脉,心中不禁感激!

刘欢欢和静仪皆是佛门中人,清白之躯,却为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,这实在是天大的殊荣啊。

“咳,这次多谢们了!”当三人穿好衣服,出现山洞内后,王腾看了一眼二女,一时间尴尬无言,气氛僵硬,好片刻后,他才搓了搓手,有些干笑道。

他刚才虽说只是恍然一瞥,但在那种情况下,还是将一些地方,都一览无余的看光了。

所以,他眼下的这句道谢,倒是有些歉疚的意思。刘欢欢听出王腾的弦外之音,不禁垂着头,噘着嘴,一言不发,心中又羞竟还带着一丝甜蜜,呐呐无言,小鹿乱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