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麻豆传媒最新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好啊。”罗尚爽快的答应,“等时机合适,我会让侃侃和好好谈谈。我家侃侃个性是娇纵了一些没冲,但等了解她善良的一面之后,我想会喜欢上她的。”

蓝草微微一笑,‘那样很好啊,我也觉得侃侃小姐是个可爱的女孩呢。’

“谢谢能这么看待她,而不是把她当作坏女孩对待。”

“罗先生,很抱歉,我刚才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,所以就打了侃侃小姐一巴掌,我想侃侃小姐一定会记恨我这一巴掌的。”

“我可以理解这一巴掌,换做是我,也会忍受不了侃侃的无理取闹,必须出手教训她一顿,所以蓝小姐,不必愧疚,等侃侃冷静下来之后,她也会明白这一巴掌是她自找的,怪不了别人。”罗尚表现得很大度,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妹妹被人打了而生气。

对于这样的罗尚,蓝草是有些意外,但也乐见他能理解自己,不然她还真不好意思面对罗尚了呢。

葛柒走了进来,他先是抚摸了一下夜殇的额头,然后满意的笑了,“大哥吃了药最后,脸色好多了,小嫂子,也许他能提前醒来呢。”

闻言,蓝草很是高兴,“那样再好不过了,谢谢啊,葛柒。”

“谢什么?他是我大哥,我救他是应该的。”葛柒笑着回应。

随后,他看着轮椅上的罗尚,“罗大哥,既然侃侃设计把我引来了家,那我们就不要错过这个机会,我给的双腿做一次详细的诊断吧,觉得呢?”

罗尚摇摇头,“还是不要浪费的时间了吧?我的腿是个什么情况,我自己最清楚。”

东方美人 性感极致诱惑

“是吗?”葛柒似乎看出了些什么,不置可否的笑笑,“不过,罗大哥,我劝还是给我机会让我给的双腿做治疗,不然侃侃小姐会一辈子阴魂不散的把我当仇人,在背后诅咒我早点死翘翘呢。”

“她不会的,我会劝说她。”

“我看侃侃小姐可能不会听的,没听见她刚才走之前对撂下的话吗?”

罗尚不以为然,“我不会在意她刚才任性的话,从小到大,她威胁要跟我脱离兄妹关系的话不知道说了多少,但最后我们兄妹的感情还是一天比一天好。”

“是这样吗?”葛柒笑笑,“看来,我真的看不懂们兄妹的相处方式啊。”

‘以后多跟侃侃接触,就会了解她是个怎样的人了。’

“好啊,只要的双腿一天没有康复,侃侃小姐就一天不会放过我,所以我相信以后我会有很多机会跟侃侃小姐接触的。”葛柒调侃的说完,就主动的推着罗尚的轮椅往门口去了。

站在门口的可乐见状,连忙上前阻拦,“葛先生,我来照顾三少爷好了。”

葛柒不为所动,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忠诚的保镖,问,“能治好罗大哥的双腿吗?“

可乐摇了摇头,“我没有这个能力。”

“既然如此,就不要跟我这个专业的医生抢照顾罗大哥的机会了,不然,会让罗大哥失去一个双腿康复的机会。”

‘呃?’可乐一听见他说罗尚的双腿康复的机会后,就立马把伸向轮椅的手给缩了回去。

是啊,葛柒是医生,自家少爷的双腿康复靠的是他,而不是什么医术也不懂的自己。

况且,三少爷也没有明确的表态说不接受葛柒的治疗啊。

葛柒看到可乐愣在当场,随即笑了笑,推着罗尚往隔壁房间去了。

“可乐,过来一下。”罗尚朝那个愣在一边的男子喊了一声。

可乐回过神,赶紧跑了过去,“三少爷,您有什么要吩咐的吗?”

‘罗二去哪里了?’罗尚四周围看了看,并没有看到管家的身影。

“侃侃小姐刚才把管家拽走了。她好像是有什么事要吩咐管家去做。”可乐谨慎的回应。

“是吗?”罗尚沉吟了一会,吩咐,“让管家到我房间来,马上!”

“好的,我这就去办。”可乐恭敬的回应,立马忙去了。

葛柒看着可乐离去的背影,笑着问,“罗大哥,这个保镖为什么叫可乐?这个名字真可爱,该不会是侃侃小姐给他起的小名吧。”

“呵呵,还真的被猜对了呢,可乐的原名叫做肖克乐,结果我妹妹爱搞恶作剧,每次见到我这个保镖,就一口一个喊可乐,久而久之,大家也都这么叫肖克乐了,而那小子也接受了。”

“不错嘛,从这可以看出侃侃小姐其实挺可爱的。”葛柒笑着说道。

罗尚很欣慰,“知道她可爱就好,希望能包容她对说的那些不敬的话。”

“当然,只要侃侃小姐不把我当仇人看待,我想,我会和她相处愉快的。”

“放心好了,仇人两个字在侃侃的眼里,就是个随时可以抛弃的名词,当然前提是

,必须用事实说服她,不然她还是会不依不挠的。”

“是吗?”葛柒勾了勾唇,意味深长地的说,‘那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’

说话间,葛柒推着罗尚来到了隔壁的房间门口,他扭了扭门把,门把一动也不动,好像从里面反锁了。

“罗大哥,这是的房间吧?”葛柒蹙眉问。

“是的,怎么了吗?”罗尚蹙眉。

“的房间跟我大哥住的客房是连在一起的?”葛柒肯定的问。

虽然他刚才在房间里只是匆匆看了一眼浴室里的那面大镜子,但也就是这一眼,他就发现了那面镜子里的秘密。

“是连在一起的,怎么了吗?”罗尚不解的问。

葛柒耸耸肩,“没有什么,我只是觉得我大哥的房间和的房间是相同的,为什么侃侃小姐放出来的老鼠只攻击了我大哥,而没有攻击呢?”

罗尚不悦,“是在怀疑我配合侃侃把老鼠放到了夜殇的房间?”

“有没有配合妹妹的恶作剧,我想自己最清楚了,我就不在这里发表我的意见了,不过现在,我觉得我们最好不要进入这个房间,不然会有我都不想看到的事发生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罗尚眯起了眼,“是说我房间里有什么陷阱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