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男女男nvn进入入口

“你体内阴寒之气已除,以你‘传奇境界’的实力,只需要吃几副补中益气的药材,再多休养两天就能彻底痊愈。”陈飞宇随手写下一副药方交给了方隆。

“多谢陈小哥,大恩大德,没齿难忘。”方隆由衷感激,要不是他现在身体虚弱,都想站起来给陈飞宇作揖行礼。

“客气了,身为盟友,都是应该做的。”陈飞宇再度强调了盟友的身份,有了这一层关系,至少明天离开五蕴宗的时候,五蕴宗不会有人出面阻拦。

方隆点点头,看他的神色,是真的感激于心,对陈飞宇有了很大的好感。

“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,我要回房间了。”陈飞宇向厉宗主挑眉问道。

“暂时没有了。”厉宗主摇摇头:“希望你能在五蕴宗住的愉快。”

“多谢。”陈飞宇说完后,便推开门走了。

厉宗主看着陈飞宇的背影,心头一阵火热。绝佳的天赋、强大的实力、神奇的炼丹术以及高深的医术,陈飞宇这种人才,如果能够收为己用的话,绝对会成为一大助力,甚至有了陈飞宇和澹台雨辰双剑合璧,五蕴

宗绝对会成为华夏最强宗门!这时,方隆喟然叹道:“以往只听说过陈飞宇的事迹,还以为他是一个年少成名以至于目中无人的毛头小子,今天一见,才发现他医术高深、气度沉稳,而且面对宗主也能

做到不卑不亢,如此人才如果能为五蕴宗所用的,五蕴宗的实力绝对会得到增强。”

这番话说到了厉宗主的心头上,她点点头:“你说的有道理,不过可惜了……”方隆一脸疑惑:“哪里可惜了,陈飞宇虽杀了仇剑清,是五蕴宗的仇敌,但他也救了我,还跟五蕴宗结成了盟友,只要宗主不追究陈飞宇杀了仇剑清之事,双方肯定能搞好

关系。”

沙漠里的风情女子美艳如妖

厉宗主皱皱眉,一股强悍的气息散发出来。

方隆吓得连忙闭嘴,噤若寒蝉。

“你不懂。”厉宗主摇摇头,收回气息,向外面走去了。所谓知徒莫如师,她能看得出来,澹台雨辰对陈飞宇有好感,可澹台雨辰的身份背景不允许她对陈飞宇动情,所以,绝对不能把陈飞宇收入五蕴宗麾下,不能让他和澹台

雨辰朝夕相处!

却说陈飞宇向自己房间走去,他心情不错,和厉宗主结成联盟共抗冥府,对他今后在燕京的行动,有着巨大的帮助,只是不清楚厉宗主打算如何帮自己对付冥府?

不知不觉来到房间外面,陈飞宇敏锐察觉到屋中有一股很强的气息,嘴角忍不住翘起了一丝笑意。

推开门,果然,只见一名身穿淡黄色长裙,容颜绝美、风华绝代的女子,正坐在桌边背对着自己,整个房间都因她的存在而明媚了许多。

正是澹台雨辰!

听到推门的动静,澹台雨辰转过身来,向着陈飞宇浅浅一笑。

灿若夏花。

饶是陈飞宇心志坚定,也不由得有一丝恍惚。

他很快反应过来,走到澹台雨辰对面坐下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听说你被我师父带走了,所以过来看看情况。”澹台雨辰原本还担心师父会趁机对付陈飞宇,现在看到陈飞宇平安无事,悄悄松了口气。

“我没事,多谢关心。”陈飞宇笑了笑。

紧接着,两人同时陷入到了沉默中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气氛有些尴尬。

“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。”

突然,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,仿佛心有灵犀一般。

两人同时一愣,接着相视一笑,仿佛又回到了在东瀛生死与共的那段时日。

“好。”陈飞宇率先开口,站了起来:“我也正想参观一下五蕴宗。”

澹台雨辰笑了笑,一同走了出来。

月色如水,晚风徐徐。

陈飞宇和澹台雨辰并肩而行,一股久违而熟悉的感觉,在两人心中升起。

“我师父带你去做了什么,有没有难为你?”澹台雨辰好奇问道。

周围环境很好,修竹摇曳,草木生花,越发衬托得澹台雨辰气质出尘宛若仙子。

“她让我去给方隆治病。”陈飞宇也没保留,把刚刚发生的事情都给说了一遍,甚至连和厉宗主结成盟约的事情都没瞒着澹台雨辰。“你好坏啊。”澹台雨辰忍不住笑了出来,甚至连眼睛都在笑:“你还是第一个让我师父吃瘪的人,不过这样也好,我原先还担心师父会耍些花招,把你强留在五蕴宗,既然

结成同盟,那就没这个担忧了。”“是啊,在东瀛时,你曾说过,再见面时是敌非友,我和五蕴宗结成同盟,和你也算是成了朋友。”陈飞宇心情很不错,双手背在后脑勺上,一边向前走,一边笑着道:“你

我也不用再打打杀杀的了吧?”

澹台雨辰张张嘴,突然又沉默了下来,不知为何,眉宇中有一丝黯然。

陈飞宇敏锐的察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,虽然心中好奇,但也没有刨根问底,转移话题道:“对了,你明天跟着我一起去燕京吧。”

澹台雨辰好奇问道:“为什么?”“你师父答应帮我对付冥府,我思前想后,五蕴宗以你实力最强,如果你跟着我一起去燕京的话,管他是冥府还是什么其他组织,你我双剑合璧,统统把他们扫到垃圾堆里

去。”

“谁跟你双剑合璧?”澹台雨辰轻啐一口,白皙的俏脸微微红润,在月色下更显迷人。

陈飞宇心神恍惚了一下,接着笑道:“我可是认真的,冥府和柳家都很强大,万一我不小心死在他们手上,你岂不是会伤心?”

“谁说我会伤心?”澹台雨辰俏脸更红,心里砰砰直跳,一跺脚,怒道:“你再胡说八道,小心我把你从山上丢下去。”

她这番轻嗔薄怒,平添了几分烟火气,非但没有一丝威胁感,反而让人怦然心动。

作为花丛老手,陈飞宇当然知道见好就收,顺着澹台雨辰的话道:“好吧好吧,那就换种说法,我和你还有一场约战没完成,要是死在别人手上,你岂不是会很苦恼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澹台雨辰微微犹豫,认真思考了起来。

“我代表雨辰拒绝!”突然,一个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