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芭乐app下载官方地址

♂? ,,

,最快更新盛少撩妻100式最新章节!

四男一女,欺负一个老实人?

“事情查清楚了吗?”盛誉沉声问,眸底有些愠怒。

时颖转眸看向他,是爸爸的事情吗?

知道她很紧张,盛誉将手机开了免提,司溟的声音便传了过来。

他说,“已经查清楚了,那个从高架上摔下来的工人没有系安绳,也没有戴安帽,是午休时间,他好像有一包烟忘记在高架上,自己爬上去拿,当时有同事让他把安措施搞好,可能因为搞那些安绳需要三分钟左右的时间,也可能他以前系着绳子行走没有出过意外,对自己的平衡很自信……”

司溟的话还在继续,盛誉却听得皱了眉,这不是自己作死么?

时颖听得很认真,她真的不能理解,这事为什么赖爸爸?明明是他不听劝,自己安意识淡薄。

“先找人把他们揍一顿!然后再走法律程序,该关的关!”说完,盛誉挂了手机。

时颖情绪很低落,“自找的能怪谁呢?那么高的铁架子,他居然不系安绳,真以为自己是孙悟空啊!”

盛誉握住她肩膀,他心疼极了。

清纯气质少女夏日写真可爱动人

然后时颖陪着昏迷不醒的时令辉,盛誉则去了顾之的医务室,他在和他做深入的交流,关于以后的治疗,恢复的可能性。

今天,还发生的一件事。

那就是沈君浩回嘉城了。

因为沈奕霞的一个朋友无意间见到了君浩,觉得他状态很不对,再这样被囚禁下去会得抑郁症。

于是沈奕霞听朋友的劝告将他放了出来。

她的朋友对她说,“感情这种事情要靠他自己去看清,并不是旁人可以干涉的,旁人看得最清那不过只是旁人,得靠自己放下才能真正走出来。”

是的,君浩长大了,应该让他自己面对。

而在沈奕霞看来,盛誉和时颖结婚已成不变的事实,因为在莱丽公主十八岁的生日宴上,他求婚成功了。

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。

回嘉城以后不久,他们就会举办婚礼吧?

至少沈奕霞就是这么认为的。

如果君浩目睹了这场盛世婚礼,他一定可以彻底放手,而且是心甘情愿地放手,然后潇洒地祝她幸福吧?

君浩回到嘉城以后,首先买了一套房。

他没有找工作稳定下来的打算,压抑了这么久他也想散散心,把状态调整一下,他能感觉到自己被姐姐关出毛病来了。

他特意留意了盛誉和时颖的相关新闻,并没有结婚的消息传出。

这天下午。

唐糖下班了,她刚走出公司大门,还没走到站台,一只手搭上她肩膀,吓得她止步回眸,诧异地睁眸,“君浩???”

十秒后,唐糖上了他的车。

她坐在副驾,整个人都充满了不可置信。

看着她系好安带,沈君浩才缓缓发动车子,他声音一如既往地温和,“还没吃晚餐吧?”

“嗯。”她真的很意外,“怎么会来嘉城啊?会呆上一段时间吗?”

“我被囚禁了。”男人的眸中掠过一丝伤痛,他坦白了。

“囚禁??”

唐糖悚然地看着他,他没有转眸,看到他俊逸的脸上掠过一抹忧伤,她的心沉了沉。

君浩不会说谎的。

然后,君浩把唐糖带到了一家西餐厅,他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她,只因拿她当朋友。

“靠!姐也太狠了吧!这不会触犯美国的法律吗?”

西餐厅高档静雅,灯光氤氲柔和,客人并不多,都是一些上流社会的名媛绅士。

靠窗位置,两人隔桌而坐。

桌上摆满了各种美味的西餐和甜点还有果汁。

“我并不怪她。”君浩说,他切着牛排,面容温和,“看到时颖和盛誉很幸福,我觉得这也挺好的。”

话虽这么说,可唐糖还是能感觉到他的难过,“这次回来是因为她吗?”还想做最后的挽留吗?

君浩抬眸,叉了块牛排送入嘴里,温润出声,“算是吧,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离她更近一点,她幸福就好。”

“想挽留?”

“不,只是离她更近一点,她幸福就好。”他重复了刚才的话。

唐糖踌躇再三地开口,“知道吗?她以为结婚了。”

“……”君浩微怔,然后唇角上扬,“其实这样也挺好的。”

“误会了她,而她也误会了。”唐糖叹了口气,有些遗憾地说,“还记得那天晚上吗?她被人拍到凌晨五点从领御出来。”

当然记得,君浩怎么也忘不了自己当时的心情。

“她后来告诉我,她去盛总家里是因为,被天骄国际纳入黑名单了,她想去帮求情。”

君浩很震惊,心里划过一丝酸涩,

“其实那天晚上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。”她告诉他,“而本来想跟她求婚,却没有直接讲明白,整出一个法律系的女生,她对这一点又深信不疑。”

君浩的心莫名揪紧,眼眸中闪过些什么然后消失。

“哎,不管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。”唐糖垂了垂眸,又抬眸说道,“她爱上盛总了,而盛总对她也真的很好。我们只能祝福他们,不可以破坏,她们的幸福来之不易。”

“觉得一个女人能够嫁给盛誉是幸福的吗?”君浩喝了口果汁,他很认真地问她。

迎着那目光,唐糖似乎有些不太明白,为什么这么问?

君浩又问,“唐糖,如果是呢?如果要嫁给盛誉了,觉得是幸福的吗?”

女孩笑了笑,如实答道,“那肯定吧!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谁不想嫁给他的,只要有机会,毕竟这么帅有权有钱又有势。”

“他一旦娶,一定是因为爱,而就成了他的软肋。”君浩分析给她听,“一个在商界混得如此出色的男人不可能没有仇家,他的软肋将是最危险的处境。”

“……”唐糖背脊吓出一身冷汗。

“很多人的目光会盯在小颖身上,正如所说的,世界女人都想嫁给他,可是偏偏只有小颖可以,然后小颖就成了世界女人的公敌。”君浩出生豪门,他对这些尔虞我诈了解得更透彻,“而盛誉那些仇家,也可以从小颖身上下手。”

“君浩,想得太多了。”唐糖还是相信盛总有保护小颖的能力。

毕竟他们公开情这么久,也没有出事不是吗?

总之她现在是祝福他们的,同时她又有些警惕面前的男人,该不会请自己当说客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