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草莓视频在线二维码

提到小皇子,安以淮的脸色难看几分。

当时南胭催他催得紧,可他不敢明目张胆在京都寻找刚出生的婴儿,只得去附近城镇暗中寻访。

也是巧,回京都的雨夜,他在野外村落里碰到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,他把孕妇悄悄带回府邸,那孕妇难产而死,却留下了一个男婴。

他当时喜不胜收,只看了眼婴儿的性别,哪顾得上其他,直接就给送到宫里去了。

等发现婴儿是金瞳时,早已为时过晚。

也幸亏南胭聪明,即时编出一个紫微帝星入梦的说法,才没叫人怀疑婴儿的血统,否则,他和南胭都得死。

面对南胭怒气冲冲的脸,他摸了摸被打疼的面颊,赔笑道:“是个流浪妇人所生的婴孩儿,总归那妇人已经死了,这事天底下只有你知我知,咱们完全没有后顾之忧,娘娘怕什么?”

南胭寒着脸转过身。

她在宫中踱步了片刻,冷冷道:“陛下病情恶化,坚持不了多久。他若没了,顾崇山一定会叫本宫陪葬。顾崇山不是好对付的人,咱们要提前准备兵马。”

安以淮认真几分:“娘娘放心,这种生死攸关的大事,微臣定然不会出岔子。等天子驾崩,这北魏江山,就是咱们说了算!”

南胭垂着眼睫。

她伸手拨弄花瓶里的金山茶,明明该是期待的,可一想到顾余虚弱憔悴的模样,她就期待不起来。

清纯美少女午后慵懒私照

……

摄政王府。

南宝衣在王府待了整整两日,却始终不见顾崇山回来。

小太监勤丰陪着她给她解闷儿,温声道:“听说天子的病情来势汹汹,比往常都要严重,主子只有这个弟弟了,因此看顾得紧,并非故意冷落南姑娘,南姑娘可千万别生主子的气!”

南宝衣点点头:“兄弟感情深厚,我自然是理解的。”

她借口午睡,把勤丰请了出去。

她锁上门,忧心忡忡地坐到书案边。

昏睡了那么久,又在北魏逗留了多日,她很想念二哥哥和她的孩子,也很想念祖母和父亲他们。

他们见不着她,一定也很着急。

她不能再等顾崇山了。

少女稍作思虑,开始挽袖提笔。

她给顾崇山留了一封告别信,好好压在白玉镇纸底下。

她又收拾了些细软之物,再带上顾余给她的银票。

到黄昏时,她做侍女打扮,从后门悄悄溜出了摄政王府。

她先是置办了一身男装行头,又花重金在街上购买了一封伪造的身份鱼符和通关文牒,最后买了一匹健壮的骏马,归心似箭地往城外疾驰而去。

她要回家啦!

……

就在南宝衣沿着驿道往南方疾驰而来时,无相城。

十苦领着军队,每天都在兢兢业业地搜查白首山,翻遍了白首山却一无所获之后,又开始搜查附近山脉和村落。

官道尽头的老柳树下。

一品红盘腿坐在青牛背上,嘴里叼一根柳枝,冷眼看着十苦他们去另一个村落搜查。

他从怀里取出一封书信——

北魏送去长安的国书,被他半道截了下来。

是顾崇山的亲笔信,信上说小师妹还活着,他会亲自护送小师妹返回长安,不止如此,他还揭发了是他一品红故意将小师妹弄成活死人的罪行。

一品红眼底戾气翻涌。

他费尽心机把小师妹弄成那副鬼样子,她竟然还能苏醒过来,甚至还投靠了顾崇山……

当真是祸害遗千年!

一品红捻着国书,心中又生一计。

……

十苦找了整整十日,就差掘地三尺了。

就在他快要崩溃的时候,一品红突然带着水晶棺椁出现。

他面色苍白,轻声道:“我通过算卦,排演出小师妹所在的地方,最后果然找到了她……只是你们,你们须得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十苦呆住。

做好心理准备……

这是什么意思?

他屏息凝神,颤颤望向水晶棺椁。

棺椁里躺着一具冻得青紫僵硬的女尸,正是他们家王妃!

十苦惊叫一声,不敢置信地跌坐在地。

一品红抬手遮住双眼,语带抽噎:“这水晶棺椁虽然能让人不吃不喝也能不死,但却无法遮蔽寒冷。小师妹她……是被活活冻死的。”

“不可能……”十苦连滚带爬地抱住水晶棺,不停拂拭棺椁外面的水汽,“王妃她福气绵绵,她怎么可能死?绝不可能,定然是咱们看错了……”

然而无论怎样用力地擦拭棺椁,里面的女尸始终面色青紫,乃是冻死多日的模样。

一品红冷眼看着十苦哀嚎。

白首山下村落众多,那夜雪崩,死了许多人。

他寻了一具和南宝衣身形相仿的女尸,又仔细易容成如今模样,打算拿去长安蒙骗阿衍。

至于真的小师妹……

她永远别想穿过那道长城。

也永远别想回家。

他平静地流下几滴眼泪,才走到十苦身后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当务之急,是趁着尸骨还没有腐烂,尽快送去长安。阿衍他们,定然想见她最后一面。”

解决完十苦等人,一品红又回到无相城。

无相城驻扎着大雍军队,直接负责镇守长城,是北方边界线上的第一军事重镇。

如今萧随的身体好了,除了处理军务,也常常在演武场练习马术和枪法。

一品红过来的时候,萧随正练完一套枪法。

他将红缨枪丢到兵器百宝架上,擦了擦额间细汗和掌心的汗渍,又拿起几案上的那串佛珠,爱惜地缠绕在腕间。

做完这一切,他淡淡道:“国师难得大驾光临。”

一品红微微一笑,目光落在他腕间佛珠上。

佛珠里缀着一颗精致的小金铃。

他温声:“金铃的主人,还没找着吗?”

萧随面色清冷。

他知道一品红的本事,一品红知道霍听鱼的存在并不稀奇。

他道:“斯人已逝,国师这是何意?”

一品红意味深长:“若是没死呢?”

“我曾亲眼看见过她的骨灰。”

“你确定……那是骨灰?”

萧随当然不敢十分确定。

但如果不是骨灰,又能是什么呢?

更何况,如果那妮子还活着,又怎么会不来见他?

他只当一品红是来溜他玩儿的,因此转头就走。

刚走出几步,一品红的声音追了上来:“本座闲来无事卜了一卦,殿下若是肯信,本座可以告诉你霍听鱼现在何处。你尽管去找,本座愿意代替你看守长城。”

晚安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