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香蕉瓶app手机版官方下载

..co,最快更新八零甜妻萌宝宝最新章节!

“又是这样的石头!这回又是在哪儿找到的?”

徐随珠拿到手上,摩挲了几下,惊喜又诧异。

“3号沉船附近。”陆驰骁说,回忆着勘测3号沉船数据时,无意中在海草丛里发现的这颗石头,摩挲着下巴,和孩子妈分享他的推理,“说会不会是某种武器的子弹?而且专门针对船只。否则怎么解释为什么每次都是在沉船附近发现的……”

徐随珠对此也没任何头绪:“是不是子弹我不知道,但我感觉应该和第一艘沉船脱不了干系。对了,那艘沉船后来怎么样了?船身材质到底是不是咱们地球上的金属?得出什么结果没有?”

“不清楚。”陆驰骁抿嘴摇头。

他又不是研究所的成员,有结果也不会通知他啊。

“不管了,我先收起来。下回有机会再去别的海域找找,看还有没有这样的‘石头’。”

徐随珠把这些大小不一、形状也不尽相同的银色“石头”收到了自以为最安的包裹格。

之后和包子爹聊起了各自度过的忙碌一天。

她不知道的是,在她退出包裹格后,星际论坛的界面仿佛被石子儿打了水漂,晕起阵阵蓝色波纹,待一切恢复平静,蓝莹莹的按钮,似乎更蓝了一些。仿佛缺失的电量又找了一些回来。

啊啊啊!有声音了!长公主直播间有声音了!

美丽动人灵动少女清甜气质写真集

蹲守在长公主直播间的星民们,不知谁第一个发现:直播画面有了背景音。

譬如此刻,画面里一片漆黑——旮旯星位面正处于宁谧的深夜。

以往像看哑剧似的画面,突然传来了几道虫鸣蛙叫。

尽管他们更想听长公主久违的声音,但有比没有总好啊,何况这虫鸣蛙叫是他们以前没听过的,就当是大自然赋予的独特音乐吧,再坚持一会儿,等天亮就能听到长公主的声音了。

大家都这么想。

于是,本该在入夜后观看数据骤减的长公主直播室,这天晚上竟然达到了星际论坛直播间成立以来的历史最高峰。

各交流论坛也是清一色的“长公主直播间有声音”等相关主题帖,差点又把星网挤崩溃。

终于,等到了长公主拉开窗帘、推开窗,迎来了又一个美好的清晨。

窗外,早起的鸟儿停在不远处的电线杆上,叽叽喳喳唱着欢快的歌。

“妈妈,我和毅哥在练拳了,我们自觉吧?爸爸回来要跟他说哦!我们没有偷懒。”

阳台对下去的草坪上,小包子正跟着庄毅行云流水地练拳。

徐随珠朝他们竖了竖大拇指:“很棒!”

说什么了?听不懂啊!

长公主怎么不说话?

旮旯星人原来说话是这样的啊?还挺好听的!

幼崽的声音好可爱啊!真希望长公主早点带着幼崽回家!

说什么的都有。

唯一不满意的就是听不见长公主的声音。

这是怎么回事啊?

会不会是长公主自己设置了屏蔽?

确切地说,应该是没开启自身声音外放功能吧!长公主可真任性!

长公主傲娇了!

不!们都错了!长公主其实是害羞了!

……

突然想念长公主清冷矜贵的声音了!

想念+1!

想念+星网编号!

……

无知无觉的徐老师,倚在阳台上,欣赏了会儿美少年练拳。

诶?

她可以把他们练拳的英姿录下来啊!

等以后网络发达了,峡湾景区肯定会建个自己的网站,到时候肯定要拍些镇民日常生活的花絮放上去,这对哥俩练拳的背影可还行?

转念一想:何必非要等网络发达了才建网站,现在建不行吗?

不仅峡湾景区,自己学校也可以建一个啊……对!校园网嘛!大学那会儿老流行了!

徐随珠思路大开,当即给傅总发短信。

欲戴皇冠、必承其重。

身为“五方网吧”的大股东,傅总自然要多费点心思。

大清早,脑袋还混混沌沌的,就收到了一条任务,傅总将脸埋在枕头里,和他家林老师撒娇:“嫂子太狠了!一大清早就给我布置任务,比我这个当老板的还要尽心尽职……不行!我得问问骁哥,他到底啥时候才回来?再不回来,他媳妇快变成工作狂了!”

林玉娟笑得不行:“赶紧起来吧!暑假想跟着嫂子、骁哥环游世界,这段时间就好好干活,争取多腾点时间出来!”

“怎么?嫂子和说什么了?暑假有活动?”傅总一听环游世界,整个人立马又精神了,“这回准备上哪儿玩去?”

“具体没说。但嫂子说,行程不紧的话,打算出趟远门。”林玉娟托着腮帮子问他,“想啊,咱们跟着她下过南洋、到过孤岛,那都不算远门的话,猜会去哪里?”

“北冰洋?”

“……”

林玉娟语塞。

“哈哈哈哈!”傅总笑得四仰八叉,“我瞎猜的。行!不睡懒觉了!好好干活、天天向上!争取暑假绕着地球环游它一圈!”

心里有个新想法,急于付诸实践。

徐随珠到学校后,先急后缓地处理掉几桩行政上的事务,趁没课,溜达到对门的仿古街,去“五方网吧”找傅总说的薛高钧。

镇上的“五方网吧”就开在仿古街街口,四通八达的好位置。

附近村镇的年轻人,见峡湾镇也有网吧,自行车蹬上几分钟就到了,谁还去县里上网啊,省下的车钱还能多上会儿网,于是得闲就跑这儿来,连带着仿古街的生意也越加好了。

最近,随着她家奶茶店开张,来泡网吧的年轻一族习惯先去“有杯奶茶”点一杯普通却经典的原味奶茶,边啜奶茶边上网,怎一个惬意了得!

徐随珠今儿也跟风了一把。

去网吧之前,先绕了趟自家的“有杯奶茶”店,亲自调了两杯醇味奶茶,和店员唠了几句后,才慢悠悠地踱到“五方网吧”。

因是工作日,又是晌午十分,跑网吧上网的人不多,被傅总聘请来当店长兼网管负责人的薛高钧也不忙,便请教他建个校园网需要做哪些准备。

普通网管不见得就一定懂网站怎么建,但薛高钧自学能力很强,对这一行又特别喜欢,来了五方网吧,更是如鱼得水,专业书籍都抱着啃两遍了。

可到底不是专业出身,而且最主要的一点:上高中那会儿,因为年轻气盛又犯混,受社会上的酒肉朋友利用,打群架误伤了人,被判了两年有期。

尽管在狱中表现不错,提前释放,但毕竟有了污点。加上高中才读两年,最后一年蹲号子去了,连毕业证也没见着,找工作只有初中文凭,哪家科技公司肯要他啊。

他家里人曾经对他期望有多高,如今就有多失望。

倒是薛高钧本人,觉得事情都发生了,唉声叹气有什么用?文凭又不代表一切。

只要吃苦耐劳、踏实肯干,他就不信找不到工作养不活自己。

于是,他誊写了很多份简历,有机会就投。别说,这样广撒网勤捕鱼的方法,还真被他撞上了好运——

“五方网吧”位于县城的总店初开张时,傅总托熟人找几个懂电脑的技术员。熟人就问他,蹲过牢的介不介意。傅总了解了情况之后,仍决定用他。

被人利用打群架……这不是他小时候干过的事吗?

只不过他不是那个被傻傻利用的人,而是经常利用别人替他打架的组织者,所以有什么介意可言?

就这样,薛高钧来了“五方网吧”。

从此以网吧为家:白天管店,晚上自学。

傅总让他上哪家店,他就二话不说收拾行李来哪家店,丝毫不问薪资如何。

在他看来,包吃包住还给免费玩电脑,上哪儿找这么好的工种去?遇到一个就是幸事了!

徐老师他认识,对面的峡湾中学听说就是她和几个有钱大佬合开的。

一听是峡湾中学想建校园网,薛高钧蠢蠢欲动:“徐老师,交给我您放心吗?”

“这有什么好不放心的?傅总推荐的人,我相信一定有过人之处。”徐随珠笑着举了举手里的奶茶,“来,请喝奶茶!边喝边聊。”

徐随珠脑子里多的是后世见过的各种校园网站,建立校园网的目的,一是宣传推广,二是给学校师生提供一个共同的交流平台,三是取代费纸费墨的校报。

电子校报既环保又实用。

譬如像运动会、元旦文艺汇演等这类活动,拍的照片、录的影像,校报只能选取几张具有代表性的照片刊登,对影像更是没辙。

电子校报就不一样了,照片想放几张放多少,有纪念意义的录像视频也能随时随地上传供大家观看。

这样的拍摄才有价值嘛!否则封存在录像带里、堆放在档案室里,想看看不到,渐渐也就遗忘了。

薛高钧听了徐随珠的设想,脑子里渐渐有了个校园网的大致轮廓。

但具体效果还得做出来才知道好不好。

“行,这事不急,慢慢设计。做得好,回头峡湾景区的网站我也推荐来做。”

“谢谢徐老师!”薛高钧一阵高兴。

这样的外快,无论钱多钱少他都乐意承接。因为他就喜欢钻研这一行。